原油投资不仅仅是商品,它背后承载了大国间的利益博弈。正如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·比罗尔传递出的信息,全球能源的命运依赖于政府所做出的决策和政策。今年的地缘政治和大国博弈将会变得更加复杂,而这也正是油价难以去量化判断的地方。因此最终的价格走势还需要密切关注国际政治关系的演变。

捷孚凯的报告还显示,在去年全球规模高达1.2万亿美元技术消费品市场上,智能手机、移动电话和可穿戴设备是这一市场上的主力,占到了22%的份额。张玉洁 SF5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