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对于暴风集团而言,依然是异常严峻的一年。假设冯鑫并未放弃暴风TV,那按照此前的规划,2019年将是实现单机盈利的一年。只是在作出规划时,冯鑫远没有料到市场的变化,也没有料到对于互联网电视的追捧会从天堂坠入地狱。

三是恶化了经商环境,对深圳制造业、物流业产生了巨大的挤出效应,使深圳的产业面临空心化的风险。